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

三谢师恩故事

2010-06-05 00:00:0039健康网社区
核心提示:  巧合似是一种机缘,我的生日与教师节是同一天:9月10日。感谢上苍,今生我注定与教师有缘,人生的“紧要处”总会得益于教师的呵护与关爱。

  巧合似是一种机缘,我的生日与教师节是同一天:9月10日。感谢上苍,今生我注定与教师有缘,人生的“紧要处”总会得益于教师的呵护与关爱。

  1949年秋天,5岁的我进小学读书,开始了人生的求学之旅。到了小学二年级,因为我的成绩名列全班第一,班主任韩老师也就特别喜欢我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却闯了一个“大祸”。

  1950年9月底,学校要举行一次全校集会,庆祝建国2周年,学校安排了一些学生代表在大会上发言,我被韩老师指定代表我们班级去发言。事先我写好了稿,也在学校和家里练习了好几遍,但后来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。那天会上,当主持会议的老师宣布我上台讲话时,我竟吓得拔腿从学校操场向校门跑去,身后只听到一片哄笑。

  我知道自己为班级丢了脸,就躲在县城体育场的一角傻傻地坐着。晚饭过后很久,我才怯怯地回到家中。想不到韩老师早已在家中等我,她的脸上依然露出温厚、慈爱的笑容,没有一句责怪,倒是用手轻抚着我的头细声说道:“没关系,下次再来!”

  “下次再来”,我真要感谢我的韩老师,有了她的这句话,我又重拾起自信心,开始了对自己性格的磨砺。从此,我把房间和教室当成学校操场独自大声讲话,一遍又一遍进行背诵的练习,后来多次取得小学、中学演讲比赛、朗诵比赛的第一名。

  韩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,我后来转到南昌读小学,就再也没有见过她。但韩老师脸上对学生充满信任的淡淡微笑,却一直犹如一盏明灯亮在我的心头。

  我是被保送进省城名校??南昌二中学习的。我的整个初中阶段在没有波澜的日子里平静度过。但是,到了高中一年级,我却遇到了一次不小的“打击”。1959年年底,我的“入团喜报”张贴在校门口的“公告栏”里,可不到半天时间,又被揭了下来,原因是我一个哥哥的所谓“右派”问题还没有调查清楚。这件事在当时的学校忽地变成了新闻,一些同学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。

  对于只有十五六岁的我来说,这不能不感到是一种莫名的羞辱,我整天打不起精神,常常低头不语。这时,我的班主任张锡生老师走到了我的身边,他陪我一起走路回家。这位省市闻名的外语教师用极富磁性的声音对我说:“别趴下,自己的路靠自己走!”老师的教导恰似一服清凉剂,我一如既往地努力学习,快乐生活,“入团喜报”也在事后一两个月又一次贴了出来。

  我于1962年参加高考,考取了当时的江西大学中文系。当我来到成立才4年的江西大学时,学校连围墙还没建,连着教室和宿舍的竟是一片片农田。同学们戏称我们的学校“没鼻子没脸”。我怏怏不快地走进教室,却发现一些年轻教师既有学识,课又讲得充满激情,这使我骄躁的心开始安定下来。

  党史课的黄少群老师,当时不过二十七八岁,但他儒雅的风度、旁征博引的讲述一下就吸引了我。一次书面练习过后,黄老师在全班进行点评。他

  当着全班同学专门说到我的作业:“这个同学的作业超出了一般同学的水平,有自己的思考,有自己的见解。我本来要给他5分(优秀),但只给了4分(良好)。希望他以后能得到5分。”这番话让我的心为之一振。“莫道天下不识君”,我收敛了少年的轻狂,得以踏实地面对大学生活。

  在大学期间,我一直暗暗以不要“4分”要得“5分”的要求鞭策鼓励自己。大学二年级时,我创作、发表了长诗??《洲上颂》,并被推荐为《诗刊》特约作者。也就在这一年??1964年春天,19岁的我,当选为江西省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作为大学生代表,我能参与国家大事的讨论、投票选举省长,在人生记忆中真是留下了值得珍藏的一页。

  2003年,当我获得“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”称号赴京领奖时,我专程前去黄少群老师住处探望。此前他早已调入中央党校任教,并成为了著述甚丰的党史研究名家。可惜黄老师不在家,无缘相见。我想告诉老师的是,“5分”我还没有得到,但它是我毕生的追求。

  回首平生,三谢师恩,这是我虔敬的心声,这是我恒永的感念。当我犯错时,我要感谢老师的宽容之恩;当我消沉时,我要感谢老师的抚慰之恩;当我迷茫时,我要感谢老师的引领之恩。是啊,教师,作为秉持生命烛光的引路人,作为共和国精神大厦的建造者,怎不值得我们真心敬仰、倾情赞颂!

(实习编辑:张丽娟)

特别策划
39热文一周热点